关注官方微信
新闻资讯

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:中国交建副总裁孙子宇谈非洲投资 用“笑脸模式” 细绘产业对接“工笔画”


来源: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  2018-10-29


  IMF官员10月11日对媒体表示,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今年经济增长有望达到3.1%,高于2017年的2.7%,2019年GDP增速可达3.8%。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贺文萍认为,由中国大力推动的“基础设施建设+工业园区产业发展”的“双轮驱动”模式正在拉升非洲的经济发展。

 

 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(下称“中国交建”)已在非洲扎根数十年,打造了肯尼亚蒙内铁路等一批重点项目。中国交建副总裁孙子宇日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,未来三年,中国交建在非洲将不仅专注于基础设施建设,更要从顶层设计着手,针对不同国家市场,统筹制定投资、开发、建设、运营等发展战略。在继续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基础上,重点推进产能合作,实践“一带一路”走深走实大势下的“笑脸模式”。

做园区不能上来就想着赚钱。

 

  《21世纪》:非洲是中国交建的传统市场和重点区域,未来公司在非洲的业务重点是什么?

 

  孙子宇:如果说过去在非洲我们的重点是承包工程、基础设施建设,那么中非合作论坛之后,我们会循着习主席的新思想和新举措,以打造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为指引,在推进中非“十大合作计划”基础上,进一步积极落实“八大行动”,在投资、产业合作等各个领域升级发展,而不仅仅是基础设施建设。

 

  过去我们在非洲修建了港口、机场、公路、桥梁、电厂等,接下来将着眼园区。因为非洲经济发展需要引擎,路修完之后,还需要矿业、资源开发,我们要帮助它们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,解决大量就业,提升劳动力技能,改善老百姓的生活。

 

  另外,中非产能合作能优势互补。非洲产品可以直接出口到欧洲,相对成本较低,而中国工业能力很强。我们不具体做产业,而是搭建平台。一个企业到非洲国家去,会很担心非洲国家的营商环境,畏难退缩。而我们在非洲50多个国家有几十年发展经验,与非洲各国各个层级都建立了长期友好关系。我们能够借助自己的营销渠道去建设园区,一揽子地谈法律环境、税收优惠等,并且为入园企业提供电力、供水、交通、投资服务方面的支持,帮助中国企业进入非洲市场。

 

  《21世纪》:但企业在境外产业园区开发过程中普遍面临投资回收周期长、可持续盈利难的问题,你怎么看待这一问题?

 

    孙子宇:做园区一上来就想着要赚多少钱是不行的,不能一上来就想着“我要通过开发土地卖多少钱”,想着怎么把地价尽可能地炒高。优势是需要培育的,如果定位不准确,好的项目也会失败。

 

  园区以“平台”为定位,就不应以单纯盈利为目的。但企业在商言商,有了盈利,经营的持续性才能得到保障,所以就需要商业模式的创新。就园区本身来说,越不追求利润,就越有利于获取所在国给予的优惠政策。那么盈利点就是为入园企业提供有偿服务,非洲国家基础设施较差,提供电力、供水、垃圾处理等公共服务都是可以盈利的。关键是怎么去定位,怎么进行产业对接,怎么做好产业服务。

 

  另外,与基础设施承包建设不同,一个基建项目三、五年完工后就可以算账,而园区是以几十年为周期的,前期需要持续投入,可能到中后期才能开始盈利。园区能为当地解决就业等问题,所以所在国会为园区提供免税政策,等配套的工厂、工业发展起来,可能就要开始交税了。现在很多中国的经济开发区都过了免税期,因为它们已经具备足够的盈利能力,大家都很有信心。

 

  作为全世界发展最快的国家,中国从改革开放到现在,发展了四十年,期望非洲两三年就普遍达到中国现在的水平是不现实的。所以“一带一路”对接非洲发展,要行稳致远,走深走实,一定要针对非洲国家的特点和资源禀赋,描绘好产业对接的“工笔画”。有的国家适合发展农业,去建钢厂肯定不行,既没有原材料,也没有市场。

 

“笑脸”打造项目群形成联动

  《21世纪》:中国交建在非洲开发园区是怎样的模式?“笑脸”商业模式在非洲有怎样的应用?

 

    孙子宇:我们在埃塞俄比亚建了一个建材产业园区,因为这个国家有一定的高岭土储量,能够用于制作高档陶瓷。我们的工程本身就需要土、砂、石料,所以就买下了高岭土矿,吸引国内唐山、佛山、顺德等地的民营陶瓷企业来经营,因为国内市场已经饱和了。我们为这些企业供土,它们将产品卖给非洲和中东,这就是可持续的一种模式。

 

  另一个例子是吉布提。世界上有两大盐湖奇观,一个在玻利维亚,一个就在吉布提。盐是吉布提最主要的自然资源,本来是由一家其他外国公司开发,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经营遇到困难。2015年,我们买下了吉布提盐业公司(SIS)65%的股份。盐从来不稀缺,也很便宜,但将盐经过加工和提炼后的溴很值钱。所以我们和山东海王一起投资溴项目,由山东海王控股,我们参股。提炼完溴的盐,还可以卖或送给入园企业,不需要的话还可以填回去。盐业出口码头也是我们的,这就是盐业开发的一个完整的产业链,能够实现可持续性。

 

  “笑脸模式”所提炼概括的,是中国交建服务“一带一路”的特色经验。既有符号象征意义,更是实实在在的商业模式。这张笑脸,传递和象征着造福各国人民,让生活更美好。这张笑脸里,能看到港口节点、城市支撑、园区平台、产业对接,还有中国交建的全产业链服务。肯尼亚就是很好的例子。我们建设运营依托港口的蒙巴萨特别经济区,在此基础上建设蒙巴萨新城,这是笑脸中的一个眼睛,是PIC(Port-Industry-City),就是蒙巴萨“港产城”。同时,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离海500公里的地方,依托中心火车站(旱码头)建设物流园区,有了物流中心的集聚,周边也会形成新的城区,这是笑脸中的另一只眼睛,是PLC(Port-Logistics-City),就是内罗毕“港口物流城”;笑脸中的微笑曲线,就是中国交建建设和运营的蒙内铁路。所以“笑脸模式”能够打造一个项目群,由若干产业组合而成,推动基础设施与产业园区集约发展,给区域间带来发展联动。

 

  《21世纪》:除商业模式之外,还有哪些因素导致园区开发企业面临困难?

 

  孙子宇:很多企业到非洲去建园区,以为与政府签了协议就没问题了,结果园区建完后政府的承诺迟迟不到位。这就是不够了解当地的情况,可能政府也不是有意的,而是不具备这个能力。所以我们必须要把市场考察清楚,不能简单地听承诺,因为有时候政府更替也可能产生影响。

 

  如果企业不具备条件,最好是“搭船出海”,与我们这样先期“走出去”的有经验的企业合作。特别是民营企业决策相对简单,没有经过详细调查就贸然出去,有时会亏得血本无归。

 

遍地是商机但要慎重选择

  《21世纪》:中国交建在建设园区时有哪些考量?

 

    孙子宇:首先是项目具备可行性和风险可控性。园区项目经营周期很长,要研判的因素非常多。不仅要符合企业战略,也要对接好当地发展战略、产业规划,对接好民生和消费需求。既要合法合规、程序完备,也要考虑双边关系。经济发展情况、社会环境、劳动法规、生态环保等因素,也都在研究的范围。可以说,每个投资开发的项目,都是经过严格选择的。

 

  另外,我们在非洲建园区一定是依托基础设施,这是我们的优势。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在当地已经建立了很深的关系,延伸一下建园区,帮助当地发展工业、解决就业,政府是很欢迎的。

 

  当然了,在目前看基础设施在非洲盈利的空间还很小,因为老百姓没有那么多车,生活水平还较低。即便是在国内,像我们在西部投资高速公路,现金流转正也需要十年、十五年,在非洲也一样。所以要行稳致远。过去大家都养成习惯,急功近利,现在和从前不是一个阶段了,要适应“快钱不好挣”的状况。

 

  《21世纪》:中国交建对于未来在非洲的发展还有哪些新的设想?

 

    孙子宇:我每次去非洲都被感染。非洲真的是一片热土,机会很多,同时也要看到风险。“危中有机”,在我们眼里遍地是商机,但要慎重选择,有所为有所不为。

 

  我们首先要把中交系非洲的资源整合起来,形成合力。我们在非洲建立中国交建的区域总部,布局了北非、中西非、南部非洲、东部非洲四个区域总部,通过区域总部让资源在前方统筹配置。另外,未来三年中国交建不再是简单地、单一地做工程项目,而是要从顶层设计着手。集团总部将针对不同的国家市场,统筹制定投资、开发、建设、运营等发展战略,真正是共商共建共享,走深走实,不断迈向新台阶。我们的金融板块也会提前做好融资准备,包括资金在非洲地区的调配。

 

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记者 和佳 科伦坡报道

返回首页| 联系我们| 常见问题解答| 网站地图| RSS订阅
沪ICP备15036471号-1    Copyright©2008    中交疏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